返回 首页
字体:

    【今天第二更

首页
    【今天第二更送上,求订阅、月票、推荐票打赏】

    轻呼了一口气之后,风雨辰双手轻轻地推开了眼前的房门,进入了精灵族的评议会的会堂之中。

    “吱呀……”

    随着门的展开,铁血派们对比塔夏尔的声讨渐渐落了下来。

    站在高位之上的精灵统领杜卢,看着风雨辰不禁皱眉了起来,看向了亚利和露可夏娜,居然在这个时候带着始祖到这里,在未封印完成的情况之下让他进入这里岂不是等于无法隐瞒他们在着手封印始祖的记忆这件事情了?

    比塔夏尔也不禁苦涩了起来,一看他就明白是亚利不满于露可夏娜成为了始祖的圣女才将始祖带入这里吧?这和他们之前预定好的事情可不一样呢。

    “大家好,请允许我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拥有人类、自然精灵、古代龙、吸血鬼、神之代行者(圣痕)五种血统之人,在你们的眼中我是你们的始祖殿下,虽然说这个名号我个人并不感觉到有什么可以利用的地方,但是我此刻能够安然无恙的站在这里就代表着你们已经接纳了我是吧?。”

    风雨辰用着平和而严肃地语气说道,想要不被封印记忆,只有调动精灵们对于始祖这个身份的尊重了,所以他要拿出必要的威严以及谦逊和善。

    谦逊使人如沐春风,威严使人畏惧有加,两者合一所展现的特异风范才能够折服这群高傲的精灵们。

    威严而不失高傲,谦逊而不失谦卑。

    这便是风雨辰的态度。

    这股仿佛是高贵的存在才能够拥有的气质,渐渐地让精灵们平静了下心。耐心地听着风雨辰即将说出来的话。

    “我从露可夏娜那里听说了有关恶魔之门的事情。也从罗马利亚的人类教皇那里听说了始祖的圣地的事情。但是我不会听信你们任何一方,因为我是自然精灵,遵从于自我的意志,但是我最终选择了相信了与我血脉有着一衣带水关系的你们,我相信着精灵是诚实的,而不人类那般的狡诈,你们认为呢?”风雨辰缓缓地露出了微笑,打量着每一个人脸上的神情。

    “嗯。那么要多谢始祖大人的信任也,在此,我向比塔夏尔对您的攻击表示由衷的歉意,希望您能够原谅这个‘迷途的羔羊’……”杜卢缓缓地松了口气,如果风雨辰不肯相信他们的话,也是无奈,能够站到他们精灵的一方真得很幸运。

    “那么……就让我来分析一下现在的情况吧……”

    风雨辰手指轻抚着自己的下巴,沉思般说道:“说实话,人类已经在组建联军进攻精灵的圣地了,而且找到了四件对抗精灵的‘始祖的道具’。包括‘始祖的祈祷书’、‘始祖的八音盒’、‘始祖的香炉’、‘始祖的圆镜’,这四件一件在托里斯汀。一件在罗马利亚,最后两件应该是在戈里亚。

    然后四名虚无的继承者也都已经浮现,包括我身边的蒂法妮娅也是继承者之一,四个虚无的使魔,我也已经看到了两个,其中神之头脑密斯尼特伦被我击杀了,而且我兼具着神之左手纲达鲁夫与神之以及里维斯拉谢尔的力量。

    现在我的力量被你们封印,确实我要从你们这里离开是件不可能的事情,然后,你们可能会选择封印我的记忆,让我只属于你们精灵的一方。

    我想你们应该是这样想的吧,但是你们真得要对我做这种事情的话,我也是有着反抗的力量,别小看我身体所寄宿的五种力量,而且真得到了那种地步之后,我会联合水之精灵与风之精灵与人类一起对你们进行惩戒。

    所以,现在摆在你们面前只有一条路可以选择了,就是听听我的话吧,我毕竟是你们的始祖,残害自己的子孙这件事情,我还没有残忍到这种地步,何况自然精灵是向往和平的种族。”

    “……”

    整个会议室渐渐地变得鸦雀无声了起来,一个个不禁紧张地看着风雨辰,确实,不可否定风雨辰没有反抗的力量,真得翻脸的话,他们面对的可不仅仅是来自于人类的攻击了。

    “那么始祖殿下,您的意思是?”杜卢也不禁收起了心神,等待着风雨辰的提议。

    “好,现在我们可以演一场戏,我从你们的手中逃走,然后重伤被人类联盟救起,这个时候在教皇的组建下,完成了四名虚无继承者的聚齐之后,我再进行反水,与你们配合将教皇一众捕捉起来,没有了虚无的继承者的力量,恶魔之门便打不开了,重要的是,我们要从教皇的手中知道过去究竟发生了什么。

    用精灵的生命来换取人类的幸福,这件事情我是不敢苟同的,完全是自私的表现,教皇未必是什么好人,一介道貌岸然的家伙。”风雨辰真挚的说道,他所说的都是实情,他就是要明白在六千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到底因为什么会使得精灵与人类到了这种势同水火的阶段。

    “您的提议非常具有价值,但是,万一您……”

    杜卢无法相信风雨辰,他与比塔夏尔一样,不能够相信拥有人类血统的精灵始祖。

    “你们没有选择!!”

    风雨辰斩钉截铁般地说道,渐渐地变得冷酷了起来,说道,“如果我真得要成为你们的敌人,那么,我早就离开这里,会找你们进行商议么?现在我对着自己的冰霜意志发誓,我所说的话都是真实的,你们要么选择相信我,要么我们从今以后是永远的敌人,选择吧……”

    “!!”

    会议室的气氛渐渐地变得沉重了起来,他们打量着风雨辰的眼睛,想要去相信他,但是他真得可信么?

    虽然他的身份确实是他们的始祖,可是他也是虚无的使魔啊,虚无就是恶魔,恶魔的使魔啊。

    “如果您要这样做的话,请带上我吧,务必让我成为您的侍奉者。”

    比塔夏尔说道,“我会使用变形的先住魔法将耳朵掩饰掉,跟随在您的身边可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