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字体:

    【感谢bis

首页
    【感谢bismarkba、米露米卡、abyss_紫楓、萌萌蘿莉控、赵星点灯、markzheng、低微的存在感、深海守望、无限.萝莉制、绅士、大炮、千变2012、十步一x、书友150623235817994童鞋的打赏,今天第一更送上,求订阅、月票、推荐票】

    戒律的怒火,在深渊中翻腾咆哮,寂肃的第二夜,献上生命,向恶魔祈祷未来。

    第二日的午夜,re喰种咖啡开张的第二夜。

    鲁道夫与阿斯塔露蒂在午夜到临时进入了咖啡。

    此时,咖啡厅中的风雨辰已经泡制好了咖啡——

    “黄金的盛宴预祝你今晚的行动大告成功。”

    鲁道夫对着门口的姬柊雪菜有着戒备,但是更加戒备的是风雨辰,他的行动如果被这位拥有着深厚底蕴的真祖干涉的话,那么失败也就是必然的了。

    “嘛,我这里只招待【幸运】之上,命运讲究着一种缘分,能够于灯火阑珊中寻觅到这里的人才是我的顾客,你的命运选择了这里,而我慷慨的让你获得恶魔的祝福。”

    风雨辰将二十二张卡牌一一排列在了桌子上面。

    “这是?”

    鲁道夫疑惑地看着桌子上面的卡牌。

    “你要与恶魔交易,请翻开一张卡牌,然后说出你的愿望。我会收取适当的报酬。这些卡牌代表着你的命运。有的要求会高,有的要求会低,怎么样,这个游戏很不错吧?”

    风雨辰的嘴角露出了邪笑,玩弄命运的可是恶魔哦……

    “我现在突然有些后悔要与你交易了……”

    鲁道夫苦笑着说道,即便多年历经厮杀所弥留的沉稳也因为这场交易而变得忐忑不安,如果直接说出结果,或许他会死心。这种暧昧的抉择只会让他心跳加速。

    “我不是说过么?我可是一位吸血鬼恶魔真祖,不过我是一名绅士的恶魔,在我的眼中,圣者与恶者一视同仁,在与恶魔做交易的同时,你就已经是献上灵魂了。”

    风雨辰抿嘴轻笑。

    “好吧……就这一张吧……”

    鲁道夫随便翻开了一张卡牌,递给了风雨辰。

    “哦……很不幸,你选择了一张——

    倒吊人(thehangedman,xii)。

    这张牌象征自我牺牲,牌面描绘的是一个双手反绑。被倒吊起来的勇士,他头上已经出现了隐约的天使光环。尽管旁人认为这无比痛苦,他却一脸的安详,因为他知道自己是为别人而牺牲,即使他的.毁灭了,但他的精神将永存。”

    风雨辰的嘴角戏谑的说道,“看来你已经放弃了一切,命运之神已经安排好了你的宿命,那么便以生命为筹码吧,你的灵魂可以归于你的圣主,你的生命却是属于恶魔。

    在你拥有生命的时间里,成为我这位于恶魔的个仆从吧,我不要你的灵魂,因为你的灵魂必须归于圣主,在恶魔的汪洋中挣扎,最后回归天堂是你的夙愿。”

    “还不错的……如果献上灵魂就真得没救了……可以,只要这夜的事件完成之后,我便可以为你服务,直到我死去的那一刻。

    那么我也是时候说出我的条件了。

    帮我取得【圣者的右腕】。

    曾侍奉于西欧教会的‘神’的圣人的遗体,为了自身的信仰而受到苦难,因而失去了性命的殉教者的遗体,那同时也是神的圣性显现于现世的凭依物,因此会成为人们信仰的对象,拥有浓郁的圣性的遗体绝对不会.,并且能引发各种奇迹。

    而如此的圣人的遗体的一部分,便封印在这个人工岛的基石之中,经过我的调查,弦神岛最下层的秘密,作为巨大的人工都市的弦神岛,就是由圣遗物所引发的【奇迹】支撑的。”

    鲁道夫说道,他清楚他此行不会成功,因此来委托风雨辰,他相信这个人绝对说不上善良也说不上邪恶,正因为如此,可以相信他,而且又能够肯定他会接受他的任务。

    “是么?完全可以……”

    风雨辰的嘴角露出了微笑,圣者的手臂,呵呵,相比他的圣痕体如何?

    或许可以稍稍利用一下呢。

    “那么,多谢款待,这是今晚的费用……”

    鲁道夫内疼般的拿出十万元放在桌子上面,真得特喵的是个吸血鬼啊!

    在鲁道夫行动之时,姬柊雪菜也准备了行动,她很不放心鲁道夫。

    清楚风雨辰的脾性,所以她隐瞒着风雨辰独自一人追逐了过去,现在她的禹步已经精通了许多,正是因为有着这种灵脉的追踪法,她才能够追上鲁道夫。

    姬柊雪菜所要到达的地点是islandnorth,弦神岛北区的研究所街,在这个岛内最具人工岛的感觉的未来性角落中,那个研究所遗址便残留在其中。

    这是一个制造工作的研究所,由于母公司的撤退使得研究所被封锁了,但是据说整栋建筑都被扣留了所以我想里面的设施大概都还原样保留着吧,包括人工生命体的调整设备也是,鲁道夫身边的幼女正是人工生命体。

    所以她猜测得出来,在正式战斗之前,他们肯定要进行最后的调整的。

    正方体形态的四楼高建筑物,楼的窗户很少,也正因如此几乎感觉不到已经被封锁了的气氛。这环境对犯罪者以此作为据点来说可说是相当相衬的吧。

    雪菜放下了背上的吉他盒,快速地拔出了银色的长枪,张开了枪尖的刀刃,将银色的长枪向通风口的门前轻轻点触,瞬间,叮的一声响起清脆的高调音,然后产生了玻璃在眼前破碎一般的气息,本应束缚着通风口的锁全部消失了,接着门缓缓地开了起来。

    基础的幻术,怎么可能瞒过她的双眼呢……

    进入了黑暗长长的走道之后,雪菜来到了两边陈列着大量淡绿色液体试管的通道,那里面是一个个人工生命体。

    “狮子王机关的剑巫,等候你多时了,果然如我所料,你正是独自行动,没有得到吸血鬼真祖的辅助对吧?”

    鲁道夫带着调整完的阿斯塔露蒂出面在通道的对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