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字体:

    【感谢mar

首页
    【感谢markzheng、逝去的死者、萌萌萝莉控、某只黑化的宅、七星廉贞、神兵狂、香馨无限、流逝,倾城、wr4565t、雷牛234童鞋的打赏,今天第一更送上,求订阅、月票、推荐票】

    【今天早上查房后,在小护士的照顾下吃了些米粥,稍稍有了些力量,准备开始今天的一更,打开笔记本看到了一排的打赏,还有仍然在投的月票和推荐票,那一瞬间,羔羊很感动,其实我生病减少更新大家完全可以不投票之类的,但是——

    我要说我真得是个幸福的人,有你们这些人,评论区一片关心的声音,泪水都特喵的流了下来,作为一名死宅,人际交流渐渐成为了一种困难,《我的朋友很少》,只有网络这种传达心声的媒介。

    不过,特喵的,写到暧昧的情节怎么办,我去,这回真得要节操丧尽了,开玩笑】

    一万元?

    鲁道夫的嘴角抽搐了一下,这还是一折的价钱,看来以后再要喝的话不卖血不行了啊,怪不得在午夜营业,真得是个黑店啊。不过确实很值。能够见识这种咖啡绝技也算是大开眼界了。而且他理想知道咖啡中那种神圣的味道是什么。

    “冒昧地问一句,这杯咖啡中那种圣洁的味道是?”

    “商业机密,还望理解……那么,今天晚上提前关闭……请在这张卡牌上面注入力量吧,它会送您出去……”

    风雨辰手中拿出了一张卡牌,轻轻吟唱着一段咒语,然后将卡牌放在了桌子上面——

    “the-wheel-of-fortune,x。命运之轮,选择你的归处吧,圣堂的旅者。”

    这是?

    鲁道夫看着散发着光芒的卡牌,牌面中心的圆形象征命运之轮,轮外分别是胡狼、宝剑、狮子和蛇,牌面四角的动物分别是象征启示录中圣约翰在神的宝座前看到的四只活物,这个他一眼便能够看出来,四者都有翅膀代表他们在变化中仍有保持稳定的能力……

    抱着好奇的想法,鲁道夫将力量注入了其中——

    那一刻间,天旋地转。他还有身边幼女的脚下浮动与卡牌背面相似的图案,胡狼、宝剑、狮子与蛇快速的起舞。倾刻间,他便消失在了【re喰种咖啡厅】。

    再次出现时,鲁道夫发现他竟然出现在一个阴暗的街市,距离原本re喰种咖啡厅已经有着一公里之远,而这还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他的面前所站立的两个人乃是【d】与【l】,d种,被分为各种血族的吸血鬼之中,特别是在欧洲最为常见的以“忘却的战王”作为其真祖的吸血鬼们;l种是兽人。

    吸血鬼与兽人都是鲁道夫的目标。

    “原来如此,那是个由人的心象风景进行转移的固有时空间术,可怕的咒术,真得是不能够小看的魔族特区,竟然有着那样高深的魔术师,连占卜与言灵都懂得,难道是?”

    内心惊讶中的鲁道夫不得不去相信风雨辰是一句吸血鬼,人类断然是不可能拥有那种博学的智慧的,风雨辰的脸上显露的年龄不到二十岁,二十岁拥有这般多的知识与咒术是不可能的,所以不老不死的吸血鬼完全符合。

    只是他明明是吸血鬼,为什么还要将自己的同族送给他做猎物呢?

    作为圣歼的歼教师,他可是魔族的敌人啊,真得让人看不懂的少年,不过,眼前的两只猎物没有必要放走——

    “吾之名为鲁道夫?奥斯塔赫,是洛塔林基亚的歼教师,成为阿斯塔露蒂(阿斯塔罗特)的饲料吧!”

    “西欧的僧侣怎么会在这种地方?可恶!特区警备部队都是吃屎的么?”

    吸血鬼的男子皱眉冷哼着,一股黑色的火焰从他左脚上喷出了出来。

    “给我杀了他,灼蹄!”

    火焰以歪曲的马的形状袭向了法衣男。那是拥有摄氏一千多度的灼热的眷兽,大气因其阳炎动摇着,被烧过的地面发出焦臭。

    看着一万元轻松到手的风雨辰,姬柊雪菜与妃崎雾叶顿时翻了下白眼,风雨辰让她们采购的咖啡豆都是那种市场上一千日元一大袋的最次级的品种。

    然而——

    这些咖啡豆足够使用十多天的,超级廉价的次品竟然卖出了这般的高价?

    “看什么看,这里交给你们收拾了,今天关门,明天依旧在这个时间点开店,记住,我们是黑店,就要黑得有个性,黑得高大上……”

    伸了下懒腰打着哈欠的风雨辰向外走去,是时间收取另一份报酬了。

    “老师,您要去哪里!”

    作为监督者,姬柊雪菜非常有自觉的背着音乐盒跟了出来(忠实履行狮子王机关的婚介政策,死缠乱打),她不可能放任这个吸血鬼真祖在晚上乱跑,万一(拈花惹草)吸什么人的血就麻烦了。

    “我要上洗手间,你去么?”

    风雨辰咧嘴说道。

    “去……开玩笑,我会在外面等着……”

    姬柊雪菜很正经的说道。

    “轰隆隆!”

    就在此时,远方传来了一震轰鸣的声音,魔力的波动随着空气传动着。

    “看着要此分手了,老师……您和妃崎同学先回去吧,我要去确认下……应该是刚刚那个圣歼师……”

    姬柊雪菜从背后的吉他盒拔出了武器,发出悦耳的声音,银色的长枪张开了其利刃。

    “等一下……这和你没有关系吧?而且身份眩我是特区警备的一员,这种事情我来做好了……”

    风雨辰皱眉挡下了姬柊雪菜,这可不行呢,他可是有着另外的目的呢,他在利用那种鲁道夫,可不能够让姬柊雪菜破坏了这一切。

    “不,您可是真祖,您的身份可不允许您插手点斗,这可是会引发世界性的连锁反应的,您还是好好呆着吧。”

    姬柊雪菜固执地将音乐盒扔给了风雨辰,自己拿着手中雪银枪向着暴动发生的地点快速的奔驰而去,那一刻,她完全与柔弱的少女有所脱节,仿佛化身了暗杀者一般。

    “这可不行呢……”

    风雨辰摇摇头,也追逐了上去,他感觉得出来,姬柊雪菜可不是鲁道夫的对手,到到时反而会弄巧成拙。

    禹步!

    刚刚从风雨辰那里偷学到的秘法咒术,雪菜立即使用上了,这个魔族特区可是建立在巨大的龙脉之上,借助龙脉使用禹步,理论上可以到达任何一个地方,然而——

    “咚!~”

    下一刻,姬柊雪菜瞬间从几十米外的地方出现,然后冲势太快与一墙石墙撞击在了一起……

    “痛痛痛!”

    姬柊雪菜捂着发红的额头呻吟了起来。

    “你个笨蛋!禹步才学了一半,就用出来,找死!~”

    风雨辰伸手将姬柊雪菜拉了起来,苦笑着说道,还以为能够让他惊讶一下的,没有想到特喵的在卖萌!

    “老师……你怎么也来了……”

    姬柊雪菜脸红地看着风雨辰,想立马找个地方钻进去,出糗了啊。

    “怎么能够放任你一个去呢……何况你不是监视我么?我跟在你身边最好吧?”

    风雨辰架起了姬柊雪菜,瞬间腾空到了天空之上,“不使用吸血鬼的力量,那么使用超能力总可以了吧?真是麻烦……”(未完待续……)